Dec 16, 2014

《你慢慢就会知道》(16)

第十六章

            “不如,我们回去陪陪他吧。”跑了一段路之后,其其跟飞猫提议。
            “啊?不需要吧!”飞猫不愿意。
            “我看他一个人怪可怜的。”其其动了同情之心。
            “每一个来到天堂的小孩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也是这样,刚刚来到天堂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最后还不是一个人自己度过那段时期?你不也是这样的吗?”
            “不是,我遇到认识的人,她带我回家招待我。”
            “你是比较幸运的一个。没有多少个人像你一样幸运。”
            “所以,我想帮帮他。我们去陪陪他,跟他说说话,让他不用那么害怕,好吗?”
飞猫摇摇头:“如果我在路途中遇到的每一个刚来的小孩都要去陪伴的话,那我不是不用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或者,我们也带上他一起跑?”其其想到其他的办法。
“要是他一直追问你这里是哪里?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要怎样回答?”飞猫不同意,“我觉得他会带来很多麻烦。”
“可是,就这样放他一个人在那里,我不放心。”
“其其,我觉得你对刚来天堂的小孩子特别有爱心,陪伴他,也许就是你喜欢做的事情。”飞猫看着其其。
“你的意思是……”
“你会特别想去帮助那个小孩,我从这件事上看见了你的热心。你不是一直在寻找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吗?你对这件事情那么在意,不如试试去做。”
“我应该怎么做?”
“你想找他,就去吧!”
“那……我们不是要分开了吗?”其其舍不得飞猫。
“我们是迟早要分开的,你不是真的喜欢跑步,你不可能跟着我跑完天堂一圈。”
“你一个人跑步,也没有关系吗?”
“还没有遇见你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跑步。”飞猫很潇洒。
“那么,我们就在这里道别吧!”
两人停下脚步,互相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挥挥手告别,然后往相反的方向走。
其其原路折回,寻找那个男孩。
他回到灯塔那里,不见男孩,心里有些着急。
他往吊桥走去,发现男孩走在吊桥的中央。
“嘿!”其其叫住他。
男孩转过头,看见是其其,嘴角就扬起来了。
其其跑到他面前,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到你我好高兴。我一个人在这里,不知道要走去哪里,又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危险。”男孩把其其当做救星。
“我是来陪你的。你要到处走走,或者找个地方坐坐?”
“走走吧,我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男孩说。
他们走过吊桥,到对岸去。
这条路其其跟飞猫跑步时曾经经过,他不陌生。他带领着男孩走。
“我叫其其,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麦,每个人都叫我烧卖。”烧卖说。
“你是香港人吗?”
“嗯,你呢?”
“我是马来西亚人。你听说过马来西亚这个国家吗?”
“我知道,你们的飞机不见了,新闻有报道。”
“哦。”其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说这里是不同的世界,那么我们是从地球来到外星球了吗?”
“呃……不是。”
“我们是被坏人抓来这里的吗?”
“也不是。”
烧卖所猜想的,跟其其当初猜想的一模一样。
“你真的一点也没怀疑过……”
“怀疑过什么?”
“你来这里之前,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其其开始暗示他。
“我来这里之前,在医院动手术。妈妈说,我醒来之后就会看见她,可是我醒来之后,就在灯塔里面。”
“……”其其还是不忍心告诉烧卖他已经死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什么话也没说。
烧卖打量周围环境,不时低头思考。后来,他告诉其其:“动手术之前,我有想过自己会不会死,如果死了,我应该在天堂里,或者在地狱里。可是这里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我应该还没死,只是我的灵魂暂时去到另一个世界,就像做梦那样。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这里不是天堂?”其其不小心脱口而出。
“天堂是这样的吗?”烧卖瞪大眼睛,“天堂不是在云雾上面的吗?天堂里的每个人都是用飘的,不是用脚走路的,不是吗?天堂里还有神仙,不是这样的吗?”
其其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这里看起来很正常,有人,而且会说我熟悉的语言,有花草树木,有桥,有灯塔,跟我们原本的世界是一样的,不是吗?”
“一样,可是又有点不一样。”其其开始语无伦次,“你慢慢就会发现,这里是不一样的。”
“又叫我自己慢慢发现,好讨厌这句话!”
烧卖说话很直接,其其有点难受。
不管怎样,他还是会陪着烧卖,直到他发现真相,直到他能够接受自己已经死的事实。
其其觉得这样做很有意义,帮得到烧卖的话,他会很快乐。也许这就是他喜欢做的事。
“等我的梦醒来,我的灵魂就会回到我的身体了。”烧卖满怀希望地说。
“你想念你的家人吗?”
“还好啦,我比较想念我还没破关的网络游戏,我发誓,醒来之后我一定要好好地大玩一场!”
如果烧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醒来了,其其相信烧卖会用一辈子不碰游戏的条件,来换回他的生命,换回他和家人的相处时间。

(待续……)


Dec 15, 2014

《你慢慢就会知道》(15)

第十五章

            其其和飞猫从旷野跑到森林,从森林跑到沙滩,看见一片墨绿色的海。
            飞猫终于肯停下脚步。他站在沙滩上,眺望无边无际的大海。
            其其觉得墨绿色的海有点可怕,像一大锅有毒的汁液,里头藏着无数面目狰狞的怪兽。
            他不敢靠近海水,只是远远地站在沙滩上等飞猫。
            飞猫盯着海水看了好一会儿,才迈开脚步重新踏上旅途。
            他在沙滩上慢慢地走,低着头,满怀心事的样子。
            “怎么了?”其其察觉到他的不对劲。
            “我看到海,想起我的表哥。”飞猫脸上没有笑容。
            “你的表哥很喜欢海?”
            飞猫摇摇头。
            “那为什么……”
            飞猫叹了口气。“他是跳海自杀死的。”
            其其惊讶,张大了嘴。
            “所以,他上不了天堂。我永远见不到他。”飞猫有点伤感。
            “他为什么要自杀?”其其想知道更多。
            “受不了读书的压力。”飞猫苦笑,“真傻,这样轻易就放弃了生命。”
            “是啊,我们想活久一点却不能。”其其有点感慨,“他死了之后,家人一定很伤心。”
            “我们每一个认识他的人都觉得难过。我跟他的感情最好,每次想到他的事我就有点后悔,要是当初我多关心他,多花点时间开导他,可能他就不会那么看不开。”飞猫挠挠头,“我不应该只注重自己的事,而忽略了他。”
            其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轻拍飞猫的肩膀。
            过后,两人一直都没有再说话。
            他们经过了一座吊桥时,飞猫心情平复了,又开始跟其其有说有笑。
            过了吊桥,又是一大片空旷的草地,草地中间有一座蓝白色的圆筒形灯塔,约有4层楼那么高,塔身有个螺旋石梯盘旋直上。塔顶有个围栏,围着一间工作室,工作室的窗口里面有个人影晃动。
            灯塔吸引了其其,其其放慢脚步盯着灯塔看,飞猫已跑到前头。
            飞猫又折回来,跑到其其的身边,问:“你为什么一直盯着灯塔看?”
            “这灯塔很漂亮,我第一次看到灯塔。”其其挠挠头,“我很好奇灯塔不是应该在海边的吗?为什么会建在草原上?
            “这不是真的灯塔,这只是造型像灯塔的建筑物。呃,它的作用,就是……”飞猫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呃……你一来到天堂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什么地方?”
            “我一醒来就躺在一间树屋里面。”
            “哦,这灯塔的功能就跟你那间树屋一样,就是让刚刚上天堂的小朋友躺着醒过来的地方。”
            “每个人都在不一样的地方醒过来吗?我以为是一样的。”
            “都不一样,我是在一个山洞里醒来的。那个洞口还是心形的呢。”飞猫笑着回忆。
            他们说着话的时候,塔顶工作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年约7岁的小男孩奔了出来,站在围栏那里,一脸恐惧。
            “糟了!”飞猫有点慌张,拉着其其快步走。
            “嘿,嘿,你们别走!”男孩口操广东话,朝他们大喊,声音带着恐慌。
            飞猫假装没听到,快步向前走。
            其其不知道为什么飞猫那么慌张。“为什么走那么快?我们不理他吗?”
            “嘿,你们别走!”男孩快速奔下楼。
            “唉……”飞猫重重叹了口气,“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其其不明白。
            飞猫没说什么。两人站在原地,等待男孩跑到他们面前。
            男孩慌慌张张地跑到他们面前,颤抖着声音问:“这里是哪里?”
            飞猫跟其其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
            “这里是哪里?可不可以告诉我?”男孩可怜兮兮地请求。
            其其也用他半咸不淡的广东话回答:“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跑步经过这里。”
            “那你们知不知道皇后大道东怎么走?”男孩问。
            “皇后大道东?”其其一脸迷茫。
            “对,湾仔的皇后大道东。”
            “湾仔?香港的湾仔?”其其常看港剧,对香港的地名有一定的熟悉度。
            “嗯嗯!你知道湾仔怎么走?你可以带我回家吗?”男孩满怀希望。
            “带你回家?这……”其其明白了,这个男孩刚刚来天堂,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想找回家的路,就跟他当初一样。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飞猫刚才急急地拉着他走,因为他怕回答男孩的问题。
看男孩一脸天真傻气,怎么忍心告诉他这个残酷的事实呢?
其其和飞猫对看一眼,不知如何是好。
“你们可以带我回家吗?”男孩还在用无邪的眼光看着他们。
“呃……要怎么说呢?”飞猫看了其其一眼,然后对男孩说,“你来到这里,就回不去了。这里是另一个世界。”
男孩瞪大眼睛,有点不相信。他又看着其其,其其点点头:“这里是另一个世界,和我们原本的那个世界不一样,我们会永远留在这里,再也不能回去了。”
“为什么?我只是睡了一觉,醒来世界就不一样了!为什么?”男孩捏了捏自己的手臂,“我一定是在做梦!”
飞猫和其其看见他这样,心里也感到难过。
男孩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他低头喃喃自语了一阵子后,抬头问:“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飞猫和其其不忍心告诉他,支支吾吾了半天都说不出来,最后其其说:“你慢慢就会知道。”
这句话说出口后,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曾经好讨厌别人对他说这句话,现在他竟然也对别人说了这句话。
这一刻,他忽然能理解那些人对他说这句话,是出于一番好意,不想让他小小的心灵受这么大的打击,希望由他自己去慢慢发现,等找到越来越多的线索时,大概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
“对,你慢慢就会知道了。”飞猫重复其其的话,除了这句话,他也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回答。
“我现在就要知道,不可以吗?”男孩得不到答案,不肯罢休。
“我们……不忍心告诉你,怕你一时接受不到。”其其解释。
“我要回我自己的家,我不要留在这里。你告诉我,我要怎样回去?”男孩很坚持。
“如果可以回去,我们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飞猫说,“你在这里一段时间之后,就会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男孩噘嘴,怪他们不跟他说实话。
“你现在生我们的气,没有关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们为什么不想告诉你。”其其说。
男孩听不进去,赌气地说:“你们两个不是好人,都不肯帮我,什么都不告诉我!”
“对,我们不是好人。”飞猫拉着其其,“你自己去寻找答案吧,我们要走了。”
听到飞猫说要走,男孩很害怕,身体微微发抖。
其其觉得他很可怜,他们走了之后就只剩下他孤零零地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
相比起来,其其觉得自己很幸运,他第一个遇到的人,是他的同学茉茉,茉茉照顾他,把他带回家。
“走吧。”飞猫拉着其其走。
其其跟着飞猫,两人继续向前跑。
其其忍不住回头看男孩,看到男孩一个人站在原地,一脸惊慌无助地看着四周围……

(待续……)


Dec 13, 2014

《你慢慢就会知道》(14)

第十四章

            茉茉之前建议其其去一趟旅行,其其觉得这建议不错,他决定把这个天堂游一遍,探索一下这个新世界的美好。
            其其经过了一片红色的稻田,翠绿的稻草长着鲜红色的麦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风起的时候,涌动着鲜红色的麦浪,活像一片红海。其其大字型躺在红海上,仰望着万里无云的天空。
            他的日子不再被时间追赶着,不用赶在爸爸妈妈回来之前把玩具收起来、不用赶在老师进班前把白板擦干净、不用过着那种在车上匆匆把午餐吃完然后赶去补习班的生活。可是其其觉得那样的生活很充实,时间会把他慢慢向前推进。在天堂里,时间起不了作用,时间不会让他长大、毕业、成家、立业、变老,他无所事事,反而觉得空虚。        其其知道自己的生活缺少了什么,他少了目标。
            海威喜欢玩乐,他的目标就是尽情地玩乐。
            安吉喜欢观察,她的目标就是仔细地观察所有事物,一个都不放过。还有,为这些事物取名字。
            茉茉喜欢建房子,她的目标就是亲手造出漂亮的房子。
            而他的目标呢?他到底喜欢做什么?
            旅行吗?不,他只觉得一个人好孤单。
            如果一直无所事事下去,他会觉得日子好难过,他会更加想念在世上的日子,他会更加想念有家人和朋友陪伴的时光。
            他听到踏在土地上的脚步声,抬起头,看见一个高个子的男孩在稻田的小径上跑步。
            其其好久没说话了,他终于看见了一个可以说话的对象,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和对方谈得来。
            其其从红色稻田里弹跳起来,急急忙忙地追在那个人后面。
            那个人听见其其的脚步声,转过头来看。
            其其挥手示意对方等一等。
            对方没有停下来等他,只是把脚步放慢了一些。
            其其追上了他,还好灵魂轻巧,他跑得比平时的速度快一些,而且不会喘气。
            “哈罗,你好。”其其跟对方并肩跑着。
            对方的样子比其其成熟,发育得早,已经有少年人的模样了。
            “你好,你找我有事吗?”对方一刻也不停下脚步。
            “哦,我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我太久没说话了。”其其不好意思地说。
            “哈哈!”对方发出爽朗的笑声。
            其其见对方并不抗拒他,便自我介绍道:“我叫其其,你呢?”
            “我叫飞猫。”飞猫伸出手来和其其相握。
            其其跟着他,从稻田的小径跑到一片空旷的草地。
            “你要跑去哪里?”其其好奇。
            “去哪里?呃,我要用慢跑的方式绕天堂一圈。”飞猫说。
            “真有趣。你跑了多久了?”
            “我一来到天堂,就开始跑了,我跑了好久好久了,最少也有5千公里了吧?”
            5千公里是多远?”其其对这些没有概念。
            “你以前住在哪个国家?”
            “马来西亚。”
            5千公里大概是从马来西亚跑到越南,再从越南跑回马来西亚吧,走路的话大概要花1000个小时吧。”
            “你跑了1000个小时?”其其大感吃惊。
            “应该是吧。如果这里有时间计算的话。”
            “你跑了1000个小时,还没绕完天堂一圈?”
            “天堂比我想象中要大很多倍很多倍,途中我遇到很多旅行家,他们走了几十千公里,还没到天堂的百分之十呢!”
            “这么大?”其其咋舌。
            “从古到今,世界上去世的小朋友那么多,照理你在天堂会看见人口爆满的现象,可是却没有。甚至,你会觉得天堂的人烟稀少,很难才会遇上一个人,可想而知天堂有多么大!”
            其其想想有道理。
            中国的土地很大,可是中国的人口也会爆满。天堂一定要很大很大,才能容纳古往今来、世界各地的灵魂。不止能容纳,还能令人觉得天堂的空间很宽敞,有种人烟稀少的错觉。
            “你发现天堂这么大,还打算跑下去吗?”其其问。
            “为什么不?反正我现在不受时间和体力的限制,爱跑多久就多久。如果我太快绕完了一圈,反而会不知以后的日子要怎么打发才好。”
            “你去世的时候多少岁?”其其问。
            12岁。你呢?”
            11岁。我刚去世。”其其轻轻叹息。
            飞猫轻拍了其其的肩膀两下,表示安慰。
            “你为什么会死?”其其问。
            “我是在马拉松赛跑的时候忽然暴毙的,可能是我的心脏负荷不了,我一出生心脏就不好。”飞猫解释。
            “噢,所以你来到天堂后,还继续跑步?”
            “对呀,那场马拉松我还没跑完,挺遗憾的,所以我在天堂想完成在世上未完成的梦想,反正我现在的身体不受病痛的限制了。”
            其其很佩服飞猫。他就算死了,也没有放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坚持到最后,原来是这样的意思啊。
            “怎么不说话了?”飞猫看了其其一眼。
            “我很佩服你的坚持。我啊,连自己喜欢什么也不知道,我来到这里,好像完全没有目标。”
            “你不是旅行家吗?”
            “不是,我只是到处走走,希望可以发现自己喜欢做什么。”
            “那你在世的时候最喜欢做什么?”
            “玩iPad。”其其说出来都觉得不好意思。
            “那你以前的目标是什么?”
            “考试得第一名。”其其觉得很可笑,“可是考试这回事,现在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飞猫感慨地说:“活着的时候,努力考取好成绩对学生来说是件重要的事情。但是如果因为成绩不理想就放弃活着的机会,就太不值得了。”
            “你好像对这件事特别有感触。”
            飞猫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我一直跟你说话,会不会打扰你跑步?你原本可以跑更快的。”其其觉得自己好像不应该缠着飞猫。
            “我不赶时间,我可以慢慢跑。在天堂的日子很沉闷,可是有个好处,就是不用跟时间赛跑。我完全不用在乎时间过了多久。”
            “你一个人跑不会闷吗?没人跟你说话也没关系吗?”其其觉得他会受不了一个人。
            “没关系啊。”飞猫瞄其其一眼,“你没办法忍受一个人吗?”
            “不能,我想找个朋友。”其其说。
            “这就是你的目标哇。”
            “啊?”
            “你的目标就是找个朋友。”飞猫说,“你应该去找个朋友。”
            其其觉得飞猫人很好,跟他也谈得来,他鼓起勇气问:“呃……你可以成为我的朋友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觉得,你要找的是知心朋友。我的心都放在跑步上,可能不是你要找的那位。”
            其其一直在找一个可以和他分享内心世界的人。
            那个人应该不会是飞猫,飞猫像是没有脚的小鸟,永远都不会停下来,他不会安安静静地聆听其其诉说内心深处的感受。
            其其不明白,为什么他所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能这么坦然接受自己已经死的事实呢?为什么他们都能这么快就适应天堂的生活呢?他们难道都不伤心、不想念亲人朋友、不留恋世上的东西?天堂里的小孩仿佛只有他特别感伤、特别想找人倾诉。是不是因为他特别软弱、特别没用?
            其其开始讨厌自己的多愁善感,一点都不像男子汉。

(待续……)

            

Dec 11, 2014

《你慢慢就会知道》(13)

第十三章

            其其去到茉茉住的村落,发现那个村落已经面目全非了,要不是他看到那个胖男孩,他一定会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茉茉住的村落现在以“交通工具”为主题,整个村落拆掉再重建,每个人忙着建造新的房子。
            其其看见胖男孩在建一栋坦克车造型的房子。
            “嗨,请问你有看到茉茉吗?”其其礼貌地问胖男孩。
            胖男孩抬头见是其其,半开玩笑地说:“咦?是你。你不是回去原本的世界了吗?”
            其其觉得胖男孩在讽刺他,有点不高兴,不想再跟他说下去,转身就往右边走,自己去找茉茉。
            “茉茉的家在那边。”胖男孩指着另一个方向。
            “噢。”其其又掉头,往左边走去。
            “我的房子建好后,你过来玩哦!”胖男孩热情地邀请他。
            “呃……好。谢谢邀请!”其其心想:才不呢!
            其其找到了茉茉,她正在建一栋像快艇的房子,房子只完成了一半。
            “茉茉!”其其叫她。
            茉茉看见是其其,高兴地大力挥手:“其其!”
            “茉茉,看见你真好,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我离开这里之后,经历了很多事情,我遇见……”
            “其其,不好意思,我要再去挖一些沙,你陪我去,我们一面走,一面说。”茉茉语带抱歉。
            “好吧!”其其想说话的兴致被浇熄了一大半。
            他们一起走到村落外面,去到其其第一次见到茉茉的地方挖沙。
            “我知道这里是哪里了,这里是死去的小孩住的天堂。”其其说。
            “是谁告诉你的?”
            “我自己发现的,那时我去了一个主题乐园……”
            “你说我家的外墙要用什么颜色呢?”茉茉忽然打断他的话。
            “啊?”
            “粉红色好呢,还是白色?”茉茉低头思考着。
            “呃……你喜欢吧。”
            “噢……”茉茉挖着沙,“刚才你说到哪里了?”
            “我说,我去到一个主题乐园,门口有一只泰迪熊的,你去过吗?”
            “有,泰迪熊的肚子里有个滑梯。”
            “对对对!就是那里,我在那里看见一个大人,他的名字叫虾仔……”
            “嗯,还是白色好了!我之前的房子是粉红色的,新房子换个颜色比较好。你觉得呢?”茉茉看见其其拉下脸了,不好意思地说,“其其,不好意思,我在忙着新房子的事,我必须尽快把房子建好,不然我没地方住。新房子的事情弄得我好头疼,我没法分心听你说话,真对不起。”
            “算了,其实我也没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
            其其嘴里这么说,心里面其实很失望。他很想跟茉茉分享他在牵牛花里看见爸爸妈妈哥哥的事情,他很想告诉茉茉他无法亲口跟亲人道别的心情,他很想找个人说说他现在的心情。为什么要找个说话的对象就这么困难呢?
            “其其,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呢?”茉茉问。
            “什么意思?”
            “我们在这里生活,会很久很久,你要找一些感兴趣的事情来做,不然怎样打发日子呢?”茉茉已经挖了满满的一桶沙,“我们在这里的人,都会找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来做。像我住的村落,我们每一个人都喜欢建筑房子,所以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拆掉自己的房子,重新建造。其实也像是在玩Lego的游戏。”
            其其帮她把那桶沙提起来,两人并肩走回去。
            “我之前在主题乐园住了一段时期,每天什么事都不做,就是玩乐,我觉得无聊,就走了。”其其说,“我也想找个正经的事情来做,不然日子很无聊。”
            “你喜欢建房子吗?”茉茉拍走手上的沙粒。
            其其摇头。
            “你觉得没有一个固定的住所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反正也不用吃饭和睡觉,又没有电视看,要房子来干什么?”
            “可能你适合去流浪吧!”茉茉思考着,“我们这里有很多旅行家,一直不断地旅行,去探索这天堂的每一个地方。我不喜欢到处去,我只喜欢把我家弄得美美的,那样就很开心了。或许你可以出去走一走,去探险。”
            其其听了,认真地想着自己到底喜欢什么,可以做些什么来打发时间呢?
            他们走到茉茉的家,茉茉忙着和左邻右舍研究房子该怎么建,互相交换意见和心得。其其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忙得一头烟,却不亦乐乎。这就是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充满热忱的表现吧?
            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余的旁观者,这个地方并不适合他。
            他最想要的,是一个可以倾诉的朋友。
            这里没有。
            他觉得自己应该走了。
            “你要走了?”茉茉听见其其要离开,有点舍不得,“你等我的房子建好了再走,我希望你看到我的快艇房子建好时的模样。你一定不会失望,你一定会赞叹我的杰作,我要你做我房子的第一个客人。”
            “……好吧!”
            茉茉又去忙她的,一直都没有再理会其其。
            其其尝试和她说话时,她又心不在焉的,整颗心都放在新房子那里。
            其其在茉茉的面前大动作地晃来晃去,茉茉却没有抬头看他。
            其其决定不告而别,他慢吞吞地走到村落大门口,不时回头偷看茉茉,茉茉始终都没有发现他不在了。
            其其叹了口气,失望地离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