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5, 2015

谢智慧作品推荐文征集活动2015

★主旨:征集马来西亚读者对谢智慧著之《瓶子里的两条鱼》《约定》《洛克山》《抓着友情的裤脚》及《66频道》的推荐文,作为谢智慧小说(中国简体版)的导读材料。

★活动日期:24.04.2015(五)- 03.05.2015(日)

★成绩公布:15.05.2015(五)

★参加方法:读者只需在链接的表格上填妥个人资料,写出500字以内的推荐文,再提交即可。


★奖项:
※推荐文被采用者,将获赠谢智慧的新作签名本1本。
※文字亦有机会发表于谢智慧作品(中国简体版)之相关文宣。

Apr 15, 2015

真朋友与伪朋友

时间能够让你看清一个人,
认识一个人久了、深了,你就能分辨ta是真朋友还是伪朋友。
当然,你不可能找到十全十美的朋友,
ta有一些毛病令你看不顺眼,
ta有时会气得你跳脚。
你们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你们有摩擦的时候,你们有时会无意伤害了对方,但是很快就没事了。
比起ta对你的好,这些小瑕疵算不得什么。
你们的思想在不知不觉中互相影响,习惯也彼此传染,
你们乐意为对方改变、付出,是心甘情愿、甘之如饴的。
不管去哪里,做什么事情,只要是和对方一起,你都觉得很快乐。
你信任ta,ta让你感到安心,安全,你放心把自己的心交给ta。
你在乎ta的感受、关心ta、了解ta,而ta对你也一样。
想起这个朋友,你会微笑,你会庆幸自己有这么一个朋友。

伪朋友却不是这样的。
一开始相安无事,久而久之你越来越不安。
你越来越不懂ta。
ta越来越多劣根性显露出来,
ta永远只想到自己,不会为你着想,不在乎你的感受。
有时候你觉得自己被利用了,
ta只是想从你这里得到一些好处。
你越来越提防ta,不敢跟ta交心。
你得到掌声时,ta嫉妒你,
你出糗时,ta讥笑你,
你需要援助时,即使是举手之劳ta也不肯帮你。
ta喜欢和你比较,你有ta也要有,样样都要表现出比你优越。
在这段友情里,你永远是付出、包容、迁就的那一个,
而ta理所当然地享受你对ta的好,而且得寸进寸,
稍有不满意,就对你摆脸色,对你出气。
你觉得痛苦,想着ta的所作所为,想着你的委屈,夜里难眠。
这个时候,你就要仔细思考了,
真正的友情是不会带来痛苦的。
两个人要成为好朋友,维持友好的关系,双方都要付出,都要互相尊重,彼此关爱。如果只有其中一方用心经营、百般迁就,那段友情是不健康的。
如果有一段友情让你痛苦、受伤,不如趁早疏远伪朋友,寻找真朋友。要不然,你只有继续受伤,或者被潜移默化变成ta的同类。
如果你也是属于只爱自己不在乎别人的人,就不要老是感叹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你好好想想,你懂得为别人付出吗?你是不是习惯接收别人对你的好,却没想过要回报?你做的决定、说的话,替别人想过吗?你是不是永远只想着自己的利益,宁愿损人利己呢?如果是的话,今天开始,在心中注入多一些爱,不吝惜把爱分一些给身边的人。你爱人人,人人也会爱你。

Dec 21, 2014

《你慢慢就会知道》18(完)

第十八章

            他们在路上不断向人打听,最后找到一个以画闻名的村落。
            靠近那个村落的时候,其其远远就看到入口处有一幅很大幅的牌匾,写着“米迦的世界”,牌匾上的字是用五颜六色的彩沙画出来的。
            一踏进米迦的世界,里面有一条街,街道两旁都有房子。每栋房子的墙壁都画满壁画,房子前面大多数都有一两棵树,树叶都是用手绘的叶子一片片黏上去的。房子前面有很多小朋友在画架前面专心地作画。
            烧卖很感兴趣,逐一走到每个小朋友身旁看他们作画。
            这里的小朋友都很有绘画天分,不管是水彩画、油画、墨画、素描都画得很好,其中较多的人在画沙画。他们先在白色底板上作画,然后用毛刷在底板涂上一层胶,再把不同颜色的幼沙倒在上了胶的区域上,画出来的画活灵活现,非常厉害。烧卖看得出了神。
            其其站在其中一个画沙的小男孩身边,他在用彩沙画出迪斯尼乐园。
            “我家里还有很多作品,可以进去参观,喜欢的可以带走哦。”男孩边画边说。
            “喜欢的可以带走?免费的?”其其有点意外。
            “是的,如果我的作品得到你的欣赏,我会很开心。”男孩笑着说。
            其其进去他的房子参观,房子内几乎没有家具,大部分是画画工具,客厅中间摆满一桶桶不同颜色的彩沙。
            墙上挂满小男孩的作品,大部分是沙画,还有小部分的油画。
        小男孩会用沙勾勒出人像素描,也会模仿名画,其其认得其中一幅是蒙娜丽莎的微笑。画得真好哇!
            其其走到房子外面,对小男孩说:“你的人像画画得很好,可不可以为我画一张全家庭照?”
            “当然可以!”男孩很乐意的样子。
            小男孩把作画到一半的底板移走,换上一个新的。
            “你可以形容一下你家人的样子吗?描述得尽量仔细一些哦,他们身上有什么重要的特征也要告诉我哦!”男孩手握铅笔。
            其其在他旁边坐下,仔细回想爸爸妈妈和哥哥的样子,把脑海中的影像化成言语告诉小男孩:“我的爸爸,他的脸长长,额头很宽,眉毛粗粗的有点杂乱……”
            小男孩一边听一边点头,左手忙碌地在纸上作画。
            终于,把其其的爸爸妈妈和哥哥都画出来了。
            “你看看像不像?还有哪里需要修改?”小男孩把画推近其其,让他看清楚一些。
            “我的妈妈嘴唇要再薄一些,我的哥哥头发再长一些……”其其指出要修改的地方。
            小男孩涂涂改改,改到其其觉得满意为止。
            其其看到栩栩如生的人像画,仿佛看到他的家人就站在他的眼前,定睛看着他,其其心里抽搐着。
            “像,很像!”这幅画又勾起了其其的思念。
            “那我开始制作沙画咯。”男孩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
            “好好,谢谢你。”其其对他表示感谢。
            “不用客气,反正我就喜欢画画来打发时间。”小男孩愉快地说。
            “你很强!你的画作都很棒!”其其竖起拇指称赞他。
            “谢谢你的赞美。我真的很喜欢画画!”小男孩露出自信和充满热忱的神采。
            “真羡慕你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
            “难道你还没找到吗?”小男孩用笔刷在其其爸爸头发的部分涂上一层白乳胶,然后倒了黑色的彩沙在白乳胶上。
            其其摇头苦笑。
            “你喜欢画画吗?”
            “不确定。”
            小男孩停下手上的工作,把一个画架搬到其其面前,掀开新的一张白纸:“你试试看。”
            其其握着铅笔:“要画什么好呢?”
            男孩想了想:“画一个苹果吧。”
            “好。”
            小男孩认真地画沙,其其认真地画苹果,两人各自做自己的事情。
            其其画好了苹果,见小男孩忙着,不想打扰他,又画了一个橙,画了橙之后又画榴莲,越画越没耐性,最后索性不画。
            “画好了吗?”小男孩见其其停笔了。
            “好了。”
            小男孩看了其其的画一眼,下了一个定论:“你应该不喜欢画画。”
            “呵呵。画得很丑。”其其不好意思地笑了。
            “没关系。有一天你会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小男孩安慰其其。
            “但愿如此。我去看一看我的朋友,等一下回来找你。”其其不放心烧卖。
            “好,等一下见!”
            其其四处寻找烧卖,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只好问人。
            有人告诉他,烧卖去了“米迦之家”。
            其其很快就找到“米迦之家”了。
            那是村落里最大的房子,是创办人米迦住的地方。
            房子的外观像一盒炸薯条,房子是鲜红色的四方形,上宽下窄,阳台有一根根巨大的长条形柱子,每根柱子都漆上黄色,柱子上画了具有民族风的图形。
            其其走到门口,就看到烧卖在里面,专心地画画,旁边有一个大哥哥在指导。
            大哥哥就是米迦吧?
            其其走进房子里。
            烧卖抬起头,兴奋地对其其说:“其其,我在学画画呢!”
            他的脸上流露出其其从来没看过的神采,兴奋又充满热情,整个人好像被注入新的生命。
            其其看得出烧卖对画画很有兴趣。
            “哈罗,你好!”大哥哥站起来和其其握手,“我叫米迦,我来这里做义工,教小朋友画画。你有没有兴趣试试看?”
            “不了,我刚刚试过了,我对画画没有天分,也没有兴趣。”其其尴尬地说。
            “没关系,每个人喜欢的东西都不一样。”米迦笑着说,“像你的朋友小麦就特别喜欢画画。”
            烧卖大力点头:“对呀,原来我喜欢画画,我以前从来没有发现到。”他吐吐舌头,“可能是因为我一直玩网络游戏,没有心思去做其他的事情。”
            其其告诉烧卖:“我找到一个愿意帮我画家庭照的小画家,你要不要也请米迦帮你画一幅你的家庭照?”
            谁知道烧卖说:“不要,我要学画素描,有一天我要亲手画出我的家庭照。”
            烧卖说话的时候一副雄心壮志的样子。
            其其惊讶:“你打算留在这里?”
            “是啊。我喜欢这里,我要留下来跟米迦学画画。”
            烧卖不愿意跟其其走,其其以为自己听到了之后会不开心,哪知道刚好相反,他很欣慰烧卖终于可以摆脱悲伤,开开心心地开始新的生活。
            其其就像一个爸爸,不离不弃地陪着烧卖长大,然后很高兴地看着他能独立生活。
            他的任务完成了,他觉得自己做得很好。
            能够陪伴烧卖度过最沮丧、最绝望的时期,有一种成就感。
            飞猫说过,也许这就是其其喜欢做的事——陪伴刚到天堂的新人。
其其想让他们在这里不寂寞不彷徨,直到他们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以独立生活。
            这份工作,应该还没有人做过吧?也不见得每个人都喜欢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其其是第一个,他是“天堂保姆”的创办人哦!
            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其其看到米迦的作品中,其中一幅油画画的是一间树屋,那是圆筒形的树屋,房顶是三角锥形的,有点儿像迪斯尼卡通里的房子。没错,那就是他醒过来时第一眼看到的树屋。
            “这幅画可以送给我吗?”其其指着那幅画。
            “你是从这里醒过来的吗?”米迦很聪明。
            其其点头。
        “那么这幅画对你有特别的意义,很高兴它找到懂得欣赏它的主人。”米迦把画拿下来,送给其其。
            其其和米迦道谢,又跟烧卖道别。
            烧卖有点舍不得其其,感激地说:“谢谢你这些日子的陪伴和照顾,下一次见到你时,希望我的作画功力,已经可以为你画上一幅人像素描。”
            “好的,加油哦。”其其拍拍烧卖的肩膀,然后回去小男孩那里领取他的家庭照。
            离开米迦的世界后,其其心里盘算着:我要在树屋附近盖一栋房子,每当有新人从树屋里出来,我就上前去,跟他说话,陪着他,直到他可以接受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直到他已经可以在天堂独立生活。可是……要怎么盖房子呢?我不会耶。咦,请茉茉帮忙不就行了么?我要盖什么造型的房子?火箭型的?跑车型的?唉,还是问问茉茉的意见吧!嗯,我家客厅的墙壁,一定要挂上我的家庭照……
            其其觉得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脚步特别踏实,方向特别明确。
            他没看见的是,此刻他的脸上也散发着自信和对生活充满热忱的神采。


                                                                                                                        The end

Dec 18, 2014

《你慢慢就会知道》(17)

第十七章

他们经过墨绿色的海、鲜红色的稻田,烧卖发现这个世界比他所以为的奇异得多。
其其又把他带到一个村落,看见那里的小孩子用泥土造房子,烧卖惊讶得嘴巴合不起来。
烧卖又看过蓝白色的磨菇、像镜子般光滑的石头、心形的猪笼草……
“这里是个奇幻世界。”烧卖赞叹不已。
他还没发现这里是小孩子的天堂。
其其觉得,是时候让他知道真相了。其其把他带到一条静谧的河,河水是橙色的,像源源不绝的橙汁在河床流淌。
他们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烧卖用合掌盛了一口河水来喝。
“甜甜的,真的像橙汁的味道!”烧卖很开心,“你要不要喝喝看?”
其其摇头。
他心里很挣扎,看见烧卖开心的模样,他更不忍心告诉烧卖了。
可是,一直隐瞒事实,长久下来对烧卖也不是好事。
还是告诉他吧!
“烧卖……你好久没吃东西了,不觉得饿吗?”其其试探性地问。
“对呀!你不说我还没察觉到我醒来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呢!我竟然一点都不饿!这样很好哇,我本来就不喜欢吃东西。”烧卖很高兴。
“你不用吃东西,我也不用吃东西,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呢?”其其进一步暗示。
“因为我们都是灵魂哪,灵魂哪需要吃东西?”
“一个人在什么情况下,灵魂会离开身体呢?”其其感觉到自己因为紧张,身体微微发抖。
烧卖怔了怔,然后说:“做梦的时候吧?”
“如果不是因为做梦,那是因为什么呢?”其其小心地问。
“因为……那个人死了。”烧卖怯怯地说。
“所以,你难道没有怀疑过,你是死了吗?”其其终于把这句话说出口。
烧卖看着他,一脸错愕。
“烧卖,我告诉你,我是死了,我患了骨痛热症死的。我上了天堂,我现在在天堂里。所以你也……”
“不!”烧卖忽然大声咆哮,“我没有死!你不要乱说!”
“烧卖,很对不起,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现在在天堂,不是你以为的,灵魂飞到另一个世界。”
烧卖双手盖着耳朵:“你乱说,我只是睡了,我的灵魂回去之后,我就醒了!我还好好的,你乱说话!你骗我!我……我不跟你说了!”
烧卖拔腿就狂奔。
其其担心他,紧紧地追在他的后面。
烧卖越跑越快,灵魂轻轻地飘了起来,离地面约有一尺。他吃了一惊,放慢了速度,灵魂又慢慢落地。
他站在原地,静静地不动。
其其追上了他,站在他面前,轻声安慰他:“我一开始发现自己死了,也不能接受,也不肯相信,后来不到我不信。我伤心了很久,我现在没事了。我相信,过一些时候,你也会没事的。”
烧卖蹲下来,看着地上,不哭不闹,久久都不说话。
其其在他面前蹲下来,静静地等他回复平静。
过了良久,烧卖才轻轻地说:“我哭不出来,我没有眼泪。”
“嗯。”其其轻声回应。
“我就这样一直在这里,永远看不到我的家人了,是不是?”烧卖抬头看着其其。
那个眼神极其可怜。其其不忍直视。
“是不是?”烧卖追问,声音几近哀哭。
其其点点头,又摇摇头。
“那是什么意思?”烧卖哽咽。
“我带你去见你家人吧!”其其站起来。
            其其带着烧卖走到沙漠,爬上那朵银色的牵牛花,滑进花蕊里头,拉开里头的窗户,烧卖终于见到他的家人,他的家人在他的坟前痛哭流涕。
            烧卖拍打着玻璃,伤心得肝肠寸断,不断叫喊爸爸妈妈。
            其其在一旁看了心酸,却爱莫能助,只能静静地陪着他。
情绪平复了,在心里道过别了,烧卖垂头丧气地站起来,跟着其其离开那朵牵牛花。
            两人走在沙漠上,默默地看着脚下的沙,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其其先开口:“烧卖,你要不要找个地方坐下,收拾一下心情?想当初我也是靠着牵牛花坐了好久,才想通了的。”
            烧卖只是摇摇头。
            隔了很久,其其又问:“你有没有什么地方特别想去?这里有一个很棒的主题公园哦!”
            烧卖又摇摇头。
            他们不知不觉走到其其曾经洗澡的紫色瀑布。
            烧卖二话不说就脱了衣服,淌进水里,蹲下让全身浸在水里,很久都不冒出头来。
            其其很是紧张:“烧卖,你不要这样,你是不是想自杀?”
            烧卖从水里站起来,不悦地说:“自杀什么呀?我都已经死了!”
            其其才发现自己说错话,连忙盖住自己的嘴巴。
            烧卖又淌水到瀑布边缘的一块石头坐下,其其坐在他旁边的一块石头上。
            其其仔细观察烧卖,发现他的样子有点不一样了,皮肤光滑,像剥了壳的鸡蛋,身体微微发光。
            烧卖板着脸,呆呆地看着瀑布的水面。
            其其尝试安慰他:“我刚来小孩天堂的时候,也像你一样难过。现在也难过啦,只是慢慢变淡了,难过的感觉会慢慢变淡的,然后呢,就会开始想,要怎样打发在这里的时间……”
            “其实我现在已经没那么难过了。”烧卖打断其其的话,他勉强对其其笑了一下,“我要动手术的时候,就知道可能会死,虽然每个人都跟我说不会有事的。当我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还是有一点难以接受,可是我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可能是因为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你一直不说话,我以为……”
            “我只是在后悔,有很多时间都白白浪费了,有很多事情没有认真做,跟身边的人没有好好相处。我现在回想我在世上的日子,好像大部分时间都在打游戏机。”烧卖低下头,“说出来可能没有人相信,我其实有点忘记爸爸妈妈还有弟弟妹妹的样子了,我好像没有正眼看过他们……怎么办?有一天我一定会完全忘记他们的样子了!”
            烧卖一脸惊慌地看着其其。
            其其一时反应不过来,他现在还记得爸爸妈妈哥哥的样子,可是以后呢?会不会有忘记的一天?
            要是上天堂的时候可以把家庭照片也带来那该有多好!
            天堂里,有没有人会画人像素描呢?

(待续……)
           

            

Dec 16, 2014

《你慢慢就会知道》(16)

第十六章

            “不如,我们回去陪陪他吧。”跑了一段路之后,其其跟飞猫提议。
            “啊?不需要吧!”飞猫不愿意。
            “我看他一个人怪可怜的。”其其动了同情之心。
            “每一个来到天堂的小孩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也是这样,刚刚来到天堂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最后还不是一个人自己度过那段时期?你不也是这样的吗?”
            “不是,我遇到认识的人,她带我回家招待我。”
            “你是比较幸运的一个。没有多少个人像你一样幸运。”
            “所以,我想帮帮他。我们去陪陪他,跟他说说话,让他不用那么害怕,好吗?”
飞猫摇摇头:“如果我在路途中遇到的每一个刚来的小孩都要去陪伴的话,那我不是不用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或者,我们也带上他一起跑?”其其想到其他的办法。
“要是他一直追问你这里是哪里?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要怎样回答?”飞猫不同意,“我觉得他会带来很多麻烦。”
“可是,就这样放他一个人在那里,我不放心。”
“其其,我觉得你对刚来天堂的小孩子特别有爱心,陪伴他,也许就是你喜欢做的事情。”飞猫看着其其。
“你的意思是……”
“你会特别想去帮助那个小孩,我从这件事上看见了你的热心。你不是一直在寻找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吗?你对这件事情那么在意,不如试试去做。”
“我应该怎么做?”
“你想找他,就去吧!”
“那……我们不是要分开了吗?”其其舍不得飞猫。
“我们是迟早要分开的,你不是真的喜欢跑步,你不可能跟着我跑完天堂一圈。”
“你一个人跑步,也没有关系吗?”
“还没有遇见你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人跑步。”飞猫很潇洒。
“那么,我们就在这里道别吧!”
两人停下脚步,互相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挥挥手告别,然后往相反的方向走。
其其原路折回,寻找那个男孩。
他回到灯塔那里,不见男孩,心里有些着急。
他往吊桥走去,发现男孩走在吊桥的中央。
“嘿!”其其叫住他。
男孩转过头,看见是其其,嘴角就扬起来了。
其其跑到他面前,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到你我好高兴。我一个人在这里,不知道要走去哪里,又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危险。”男孩把其其当做救星。
“我是来陪你的。你要到处走走,或者找个地方坐坐?”
“走走吧,我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男孩说。
他们走过吊桥,到对岸去。
这条路其其跟飞猫跑步时曾经经过,他不陌生。他带领着男孩走。
“我叫其其,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麦,每个人都叫我烧卖。”烧卖说。
“你是香港人吗?”
“嗯,你呢?”
“我是马来西亚人。你听说过马来西亚这个国家吗?”
“我知道,你们的飞机不见了,新闻有报道。”
“哦。”其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说这里是不同的世界,那么我们是从地球来到外星球了吗?”
“呃……不是。”
“我们是被坏人抓来这里的吗?”
“也不是。”
烧卖所猜想的,跟其其当初猜想的一模一样。
“你真的一点也没怀疑过……”
“怀疑过什么?”
“你来这里之前,身体有没有不舒服?” 其其开始暗示他。
“我来这里之前,在医院动手术。妈妈说,我醒来之后就会看见她,可是我醒来之后,就在灯塔里面。”
“……”其其还是不忍心告诉烧卖他已经死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什么话也没说。
烧卖打量周围环境,不时低头思考。后来,他告诉其其:“动手术之前,我有想过自己会不会死,如果死了,我应该在天堂里,或者在地狱里。可是这里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我应该还没死,只是我的灵魂暂时去到另一个世界,就像做梦那样。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这里不是天堂?”其其不小心脱口而出。
“天堂是这样的吗?”烧卖瞪大眼睛,“天堂不是在云雾上面的吗?天堂里的每个人都是用飘的,不是用脚走路的,不是吗?天堂里还有神仙,不是这样的吗?”
其其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这里看起来很正常,有人,而且会说我熟悉的语言,有花草树木,有桥,有灯塔,跟我们原本的世界是一样的,不是吗?”
“一样,可是又有点不一样。”其其开始语无伦次,“你慢慢就会发现,这里是不一样的。”
“又叫我自己慢慢发现,好讨厌这句话!”
烧卖说话很直接,其其有点难受。
不管怎样,他还是会陪着烧卖,直到他发现真相,直到他能够接受自己已经死的事实。
其其觉得这样做很有意义,帮得到烧卖的话,他会很快乐。也许这就是他喜欢做的事。
“等我的梦醒来,我的灵魂就会回到我的身体了。”烧卖满怀希望地说。
“你想念你的家人吗?”
“还好啦,我比较想念我还没破关的网络游戏,我发誓,醒来之后我一定要好好地大玩一场!”
如果烧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醒来了,其其相信烧卖会用一辈子不碰游戏的条件,来换回他的生命,换回他和家人的相处时间。

(待续……)


Dec 15, 2014

《你慢慢就会知道》(15)

第十五章

            其其和飞猫从旷野跑到森林,从森林跑到沙滩,看见一片墨绿色的海。
            飞猫终于肯停下脚步。他站在沙滩上,眺望无边无际的大海。
            其其觉得墨绿色的海有点可怕,像一大锅有毒的汁液,里头藏着无数面目狰狞的怪兽。
            他不敢靠近海水,只是远远地站在沙滩上等飞猫。
            飞猫盯着海水看了好一会儿,才迈开脚步重新踏上旅途。
            他在沙滩上慢慢地走,低着头,满怀心事的样子。
            “怎么了?”其其察觉到他的不对劲。
            “我看到海,想起我的表哥。”飞猫脸上没有笑容。
            “你的表哥很喜欢海?”
            飞猫摇摇头。
            “那为什么……”
            飞猫叹了口气。“他是跳海自杀死的。”
            其其惊讶,张大了嘴。
            “所以,他上不了天堂。我永远见不到他。”飞猫有点伤感。
            “他为什么要自杀?”其其想知道更多。
            “受不了读书的压力。”飞猫苦笑,“真傻,这样轻易就放弃了生命。”
            “是啊,我们想活久一点却不能。”其其有点感慨,“他死了之后,家人一定很伤心。”
            “我们每一个认识他的人都觉得难过。我跟他的感情最好,每次想到他的事我就有点后悔,要是当初我多关心他,多花点时间开导他,可能他就不会那么看不开。”飞猫挠挠头,“我不应该只注重自己的事,而忽略了他。”
            其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轻拍飞猫的肩膀。
            过后,两人一直都没有再说话。
            他们经过了一座吊桥时,飞猫心情平复了,又开始跟其其有说有笑。
            过了吊桥,又是一大片空旷的草地,草地中间有一座蓝白色的圆筒形灯塔,约有4层楼那么高,塔身有个螺旋石梯盘旋直上。塔顶有个围栏,围着一间工作室,工作室的窗口里面有个人影晃动。
            灯塔吸引了其其,其其放慢脚步盯着灯塔看,飞猫已跑到前头。
            飞猫又折回来,跑到其其的身边,问:“你为什么一直盯着灯塔看?”
            “这灯塔很漂亮,我第一次看到灯塔。”其其挠挠头,“我很好奇灯塔不是应该在海边的吗?为什么会建在草原上?
            “这不是真的灯塔,这只是造型像灯塔的建筑物。呃,它的作用,就是……”飞猫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呃……你一来到天堂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在什么地方?”
            “我一醒来就躺在一间树屋里面。”
            “哦,这灯塔的功能就跟你那间树屋一样,就是让刚刚上天堂的小朋友躺着醒过来的地方。”
            “每个人都在不一样的地方醒过来吗?我以为是一样的。”
            “都不一样,我是在一个山洞里醒来的。那个洞口还是心形的呢。”飞猫笑着回忆。
            他们说着话的时候,塔顶工作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年约7岁的小男孩奔了出来,站在围栏那里,一脸恐惧。
            “糟了!”飞猫有点慌张,拉着其其快步走。
            “嘿,嘿,你们别走!”男孩口操广东话,朝他们大喊,声音带着恐慌。
            飞猫假装没听到,快步向前走。
            其其不知道为什么飞猫那么慌张。“为什么走那么快?我们不理他吗?”
            “嘿,你们别走!”男孩快速奔下楼。
            “唉……”飞猫重重叹了口气,“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其其不明白。
            飞猫没说什么。两人站在原地,等待男孩跑到他们面前。
            男孩慌慌张张地跑到他们面前,颤抖着声音问:“这里是哪里?”
            飞猫跟其其打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
            “这里是哪里?可不可以告诉我?”男孩可怜兮兮地请求。
            其其也用他半咸不淡的广东话回答:“我们也不知道,我们跑步经过这里。”
            “那你们知不知道皇后大道东怎么走?”男孩问。
            “皇后大道东?”其其一脸迷茫。
            “对,湾仔的皇后大道东。”
            “湾仔?香港的湾仔?”其其常看港剧,对香港的地名有一定的熟悉度。
            “嗯嗯!你知道湾仔怎么走?你可以带我回家吗?”男孩满怀希望。
            “带你回家?这……”其其明白了,这个男孩刚刚来天堂,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还想找回家的路,就跟他当初一样。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飞猫刚才急急地拉着他走,因为他怕回答男孩的问题。
看男孩一脸天真傻气,怎么忍心告诉他这个残酷的事实呢?
其其和飞猫对看一眼,不知如何是好。
“你们可以带我回家吗?”男孩还在用无邪的眼光看着他们。
“呃……要怎么说呢?”飞猫看了其其一眼,然后对男孩说,“你来到这里,就回不去了。这里是另一个世界。”
男孩瞪大眼睛,有点不相信。他又看着其其,其其点点头:“这里是另一个世界,和我们原本的那个世界不一样,我们会永远留在这里,再也不能回去了。”
“为什么?我只是睡了一觉,醒来世界就不一样了!为什么?”男孩捏了捏自己的手臂,“我一定是在做梦!”
飞猫和其其看见他这样,心里也感到难过。
男孩发现自己不是在做梦,他低头喃喃自语了一阵子后,抬头问:“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飞猫和其其不忍心告诉他,支支吾吾了半天都说不出来,最后其其说:“你慢慢就会知道。”
这句话说出口后,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他曾经好讨厌别人对他说这句话,现在他竟然也对别人说了这句话。
这一刻,他忽然能理解那些人对他说这句话,是出于一番好意,不想让他小小的心灵受这么大的打击,希望由他自己去慢慢发现,等找到越来越多的线索时,大概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
“对,你慢慢就会知道了。”飞猫重复其其的话,除了这句话,他也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回答。
“我现在就要知道,不可以吗?”男孩得不到答案,不肯罢休。
“我们……不忍心告诉你,怕你一时接受不到。”其其解释。
“我要回我自己的家,我不要留在这里。你告诉我,我要怎样回去?”男孩很坚持。
“如果可以回去,我们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飞猫说,“你在这里一段时间之后,就会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男孩噘嘴,怪他们不跟他说实话。
“你现在生我们的气,没有关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们为什么不想告诉你。”其其说。
男孩听不进去,赌气地说:“你们两个不是好人,都不肯帮我,什么都不告诉我!”
“对,我们不是好人。”飞猫拉着其其,“你自己去寻找答案吧,我们要走了。”
听到飞猫说要走,男孩很害怕,身体微微发抖。
其其觉得他很可怜,他们走了之后就只剩下他孤零零地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
相比起来,其其觉得自己很幸运,他第一个遇到的人,是他的同学茉茉,茉茉照顾他,把他带回家。
“走吧。”飞猫拉着其其走。
其其跟着飞猫,两人继续向前跑。
其其忍不住回头看男孩,看到男孩一个人站在原地,一脸惊慌无助地看着四周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