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4, 2014

再次宣传我的面子书专页

首先要跟大家说声抱歉,
因为我很久没来这块地耕种了,
导致这里杂草丛生。
各位童鞋留的言,
我也没第一时间看到和回复。
之所以会这样,
是因为我开拓了另一块地,
那就是属于谢智慧的面子书粉丝专页,
我常在那里更新我的状态、
分享我的生活照,
还有一些有趣的图片、
有意思的话语,
大家想了解我更多的话,
欢迎关注我的面子书,
只需点击以下的链接就可以连接过去: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E8%B0%A2%E6%99%BA%E6%85%A7/358323584279759?ref=hl
我在那里很活跃,
可以快速回复留言,
还不时派送礼物哦!
认住以下这个图片哦,
提防假冒。


Nov 22, 2013

体验阅读的神奇力量

     从小我就不是爱看书的孩子,父母亲不看书,自然也不会培养我成为爱阅读的小孩。
            我也不爱写作,我最讨厌的功课就是造句和写作文。造句的功课都是妈妈帮我做的,作文的功课都是抄袭的。有一次,我抄袭被老师发现了,因为我竟然把小红帽的故事当作作文功课交差。我不看书,也不看卡通片,就爱赶潮流、追看连续剧,连小红帽那么经典的故事也不知道。
            然而,一次的长假旅行,彻底改变了我的喜好,也影响了我长大后的人生。
            那时,我整个长假小住在新加坡的阿姨家,她的家没什么娱乐,我闷得发慌。为了打发时间,我就随手翻阅书柜里的娱乐杂志。一开始只想看心理测验和心事解答,后来为了打发漫漫长假,只好连杂志连载的小说也看了。犹记得当时杂志连载张小娴的爱情小说,我看了那一期的,很想再看下去,只好翻箱倒柜,把娱乐杂志按期数排序,把那部小说从头到尾读完,那是我第一次体验到阅读的乐趣。原来,我不是不喜欢阅读,我只是还没遇到能够吸引我的文体。
            那次以后,我开始阅读报章,我尤其喜欢看小说,每天追看报章连载的小说。艰涩的文字以及对大人的感情世界似懂非懂并没有影响我对阅读的喜爱。我发现了阅读的神奇力量,文字是平面的,但是当你整个人沉浸在故事里头时,脑中呈现时是充满画面的。你会被主角的情绪牵动,你好像认识他,他悲惨,你的眼泪为他而流;他得意,你真心替他高兴。
            阅读就像炼“吸精大法”,你以为你仅仅在阅读吗?噢不,你的脑部不断地在吸收书里的精华。你在不知不觉中吸收了作者的写作手法、编故事的能力、人生经验、世界观,你也学了不少新的词汇、修辞手法等等,当你自己写文章的时候,你吸收过的东西就彰显出来了。我自己就是从一个没有写作能力的人,因为阅读大量的书后变成校内作文比赛的常胜军。为了用更丰富的词汇来写作,我努力学好华文,华文科也因此突飞猛进。我爱上写作,也立志成为作家。
            长大后,机会来了。我如愿出版了自己的小说,三年内共创作了五部少年长篇小说,两部电影剧本改编成的长篇小说。要是我从没养成阅读的习惯,没吸收足够的文字养分,又怎么可能成为文字工作者,拥有属于自己的作品呢?
            当然,不是每个人的志愿都是成为作家。但是,不管你将来想做什么,你都希望将来的自己比现在更好。多看好书,可以让你成为更好的人。有一些经验很宝贵,我们不必亲身去经历,也能从书里学习得到。有些知识很有用,学习了,那知识就是你的了。
            很高兴我的最新作品《66频道》被选为“希望阅读”的赠书之一。故事是讲述一个女孩偶然发现她房间里的电视有预知能力,而她可以用念力来操控电视预言的画面,进而扭转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她有了这个秘密武器后,当她的道德标准一有了偏差,就会用来做坏事;当她动了慈心,就会用来做好事。我要传达的讯息,就如书里的其中一句:“工具本身没有善恶之分,视乎用它的人心术正或邪。”我觉得这世上每一样东西都有用处,但是当人滥用了,那样东西就会变得有杀伤力。
            书中的那个女孩长相奇丑,可是无比自恋,身边的人都说她长这么丑,凭什么自恋。我想说的是,丑人就没资格自恋吗?这社会有一套的标准去定义典型的美,如果长得和典型的美相反,就被归类为丑。每个时代对美都有不一样的标准,我觉得把某些人归类为丑人,实在有欠公平。他们不是丑,只是长相不符合这时代所定义的美。所以,我也想藉着这部作品,为非主流的美平反。

            真心希望这部作品能够陪伴成长中的你,给你一些慰藉或是启发,既或不然,它至少可以带给你片刻的娱乐时光。


(2013.11.21 刊登于《星洲日报》副刊)

Nov 14, 2013

和读者近距离接触的行程

年终假期到了,
我在MIECC书香世界中华书展、怡保、槟城、新山都有签书会,
可以和大家做近距离的接触。
无限量签名、任拍照、任盯、任握手,
不用付钱。
不要错过哦!
怕忘记的话,
把活动日期设在手机的备忘录吧!

以下是活动详情:
日期:11月15日(五)-11月24日(日)
时间:早上11时至晚上10时
红蜻蜓出版社展摊位子:A8b

我们在书展期间会举办三场活动哦!

活动详情:
1【《一路有你》电影小说推介礼暨签书会】
日期:16.11.2013(六)
时间:4pm-5pm
地点:绿野国际会展中心·主舞台
特别嘉宾:谢智慧、周青元、李勇昌、陈钰莹

2【第4届红蜻蜓少年小说奖颁奖典礼】
日期:23.11.2013(六)
时间:1pm-2pm
地点:绿野国际会展中心·主舞台
出席嘉宾:永乐多斯博士、廖冰凌博士、许友彬、邓秀茵、少年评委

3【红蜻蜓作者签书会】
日期:23.11.2013(六)
时间:4pm-5pm
地点:绿野国际会展中心·副舞台
出席作者:许友彬、邓秀茵、谢智慧、永乐多斯、李慧慧



4 南马站
【红蜻蜓“阅”定你:许友彬、谢智慧、黑妈妈、李慧慧新书分享会暨签书会】

日期:24.11.2013(日)
时间:3pm-4pm
地点:EXPO @ Danga City Mall, Johor Bahru
特别嘉宾:许友彬、谢智慧、黑妈妈、李慧慧

5 怡保站
【红蜻蜓“阅”定你:邓秀茵、谢智慧创作分享会暨签书会】
日期:30.11.2013(六)
时间:5pm-6pm
地点:Kinta City Mall, Ipoh
出席嘉宾:邓秀茵、谢智慧

6 北马站
【红蜻蜓“阅”定你:许友彬、邓秀茵、谢智慧创作分享会暨签书会】
日期:01.12.2013(日)
时间:3pm-4pm
地点:Straits Quay Convention Centre (SQCC), Penang
出席作者:许友彬、邓秀茵、谢智慧


大家可以现场购买或携带我们的作品到现场支持我们哦~期待见到大家。^.^




Oct 17, 2013

《66频道》新鲜出炉!

       《66频道》印刷出来了!
       我已经为网上预购的小说签上名字,相信不久后就会寄到你们手上。

       这是我第七次看见自己的作品印制成书,虽然没有第一次来得兴奋,但心里充满感恩和成就感
       加入写作的行列已经有三个年头,共交出了七部作品,令我觉得这三年过得很充实。希望我能一直写下去,产量与素质都节节上升。
       也谢谢这三年来一直支持我的读者,我心里从来没忘记过你们给予我的鼓励,也很珍惜你们给我的评语。
       这一部小说,我的风格有些许的转变,希望你们看了,也能给我一些宝贵的读后感
       阅读愉快!

Oct 6, 2013

《66频道》试读篇 2

第六章

        一天,恩娜百无聊赖,拿着电视遥控器胡乱地转换频道,当她按6号按键时,不小心按了两次,66号没有设定为任何电视的频道,照理来说画面会呈现一片蓝。可是66号的蓝画面跳动了数下,静止下来后画面上出现三个大黑点,然后迅速变成两个黑点,再变成一个黑点。荧幕暗了一秒,突然弹出一个画面!
        画面里,一个女老师和数个学生站在一个房间里,床上躺着一个病人,显然的,是老师带着学生去探病。本来,这样的情节并没什么稀奇。奇的是,电视里那个女老师就是恩娜的班主任谢美云老师!而她身边的那些同学,正是恩娜的同班同学。如果说,谢老师和班上的同学一起去拍戏,所以出现在电视荧幕里,这也不算惊人。惊人的是,躺在床上的病人,竟然是恩娜自己!她和现在一样,头发剃光了,伤口用纱布盖着。他们所在的场景,正是恩娜的房间。
        印象中,恩娜没有和大伙儿一起去拍过戏,她更不曾借出自己的房间提供拍摄。或许有,但是她不记得了?会不会是动了手术之后,她失去了局部的记忆?
        问妈咪,妈咪一定知道!
        “妈咪!妈咪!”恩娜扬声呼唤妈咪。
       片刻,妈咪就奔到她的面前。
       恩娜指着电视荧幕,磕磕巴巴地说:“我......我什么
时候......去......去拍戏了?”
       妈咪转头看电视荧幕,再转过头来看她,一脸不解。
       “为什么......我......我会在电视里面?”恩娜指着电视里的自己。
       妈咪盯着电视看了很久,没有作声。
       “为什么我会在电视里面?”恩娜见妈咪这么久都不回答,有些焦躁。
       妈咪的头回转过来,眼睛瞪得老大:“阿girl,电视里什么都没有,一片蓝蓝的......”
       “怎么可能?”恩娜急急跳下床,奔到电视荧幕前,指着电视里的自己,“喏,我在这里!这是我的老师......你为什么看不到?”
       妈咪凑近电视,几乎把脸贴在荧幕上,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过来摸摸恩娜的脸庞,一脸怜惜。
       “阿girl,你又出问题了......”妈咪忧心忡忡,“为什么动了手术后就变成这样呢?怎么办才好......”
       恩娜一脸惊恐地看着电视荧幕。
       电视里,她的嘴巴一张一合,从容地跟别人说话......
       恩娜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文字以印刷成书的版本为准)


Oct 5, 2013

《66频道》试读篇 1

“阿girl,阿girl......你醒醒......”
熟睡中的恩娜听见叫唤声,徐徐睁开眼睛,清晨的曙
光迫不及待地投奔她的眼眸。医院的天花板白得有些刺眼。
她循着声音的方向缓缓把头转向左边,原来是隔壁病床的妈妈在叫唤她的女儿。乍听之下,恩娜还以为是自己的妈咪在唤自己。自从她动了脑部手术之后,妈咪每一次来探病都变得紧张兮兮的。看见熟睡的她,总会小心翼翼地把她唤醒,生怕她从此长睡不醒似的。隔壁病床上的女生和她一样动了头部开颅手术,她的妈妈应该也开始变得有点儿神经质吧?
“阿girl!我们可以走啦!”妈咪扯开高八度的嗓子,兴奋地出现在病房门口。
恩娜住的是四人病房,除了躺在床上的四个病人外,还有他们的家属。妈咪这么一喊,病房里的人纷纷把头转向妈咪,对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妈咪疾步走向恩娜的病床,边走边嚷:“走咯走咯,阿girl,去刷牙洗脸,换回自己的衣服,我们回家咯!”
恩娜望向门口:“爹地呢?”
“爹地在办出院手续。”妈咪从环保袋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
恩娜接过衣服,却没有马上去梳洗的意思,她懒洋洋
地半躺在床上,以旁观者的姿态看着妈咪忙碌地把她所有的日常用品、漫画、杂志等收进环保袋里。
“阿girl,你出院后最想吃什么?”妈咪看起来比她还兴奋。
“Tomyam面!”恩娜想也不想就说。
“呃...... 你是病人耶,可以吃吗?”妈咪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自己回答,“吃半碗应该没问题。医生说你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这时候,爹地也进来了,他一样用高八度的嗓音问:“好了吗?可以走了吗?”
其他的病人和家属都蹙起眉头,巴不得这对“扩音器”夫妇永远消失在他们面前。
“阿girl还没有刷牙洗脸换衣服。”妈咪扬声回应。
“我可以不刷牙洗脸吗?有点儿懒。”恩娜翻了个身。
“那就回家再梳洗吧。”爹地没有反对,“只是衣服
一定要换,病人服要还给医院。”
恩娜抱着衣服,缓缓地从床上坐起来,把拖鞋穿上。
“阿girl,我陪你去厕所。”妈咪自告奋勇。
母女俩走进洗手间,恩娜端详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在
手术前已剃光了,现在头上还包扎着纱布。没有了头发的
修饰,她那又大又圆的大饼脸展露无疑。那双眼角大幅度
向上倾斜的丹凤眼配上平直且末端翘起的剑眉,像极了真
人版的红色Angry Bird。她的鼻形圆而扁,有如蒜头。小
嘴巴尖唇瓣,皮肤蜡黄。五短身材,十四岁的她,不应该
只有这样的高度。恩娜对着镜子看自己光头的样子,越看
越不满意。
“妈咪,我没有了头发是不是变丑了?”恩娜撇了撇
嘴。
“怎么会?”妈咪用欣赏一件艺术品的眼神看着恩娜,
“你天生就是美人胚子,天生丽质的人,没有了头发还是
一样美丽,嘿,所以我一直都说,你有我和你爹地的优良
遗传因子。”
从小到大,妈咪都不断地对她说“你天生就是美人胚
子”“你有我和你爹地的优良遗传因子”,妈咪给她信心,
令她相信自己是一个绝色美人,尽管她长大后渐渐发现,
“世俗”所公认的典型美女,和她的相貌是有些出入的。
而妈咪所谓的“我和你爹地的优良遗传因子”在“世人”眼中,他们只不过是典型的“梨形身材欧巴桑”和“粗犷的市井之人”,实在算不上是拥有优良因子的人。
恩娜换上了她最喜欢的金色立领紧身上衣和黑色皮质紧身裤,腰间还束了一条荧光粉红色的粗腰带,她满意地在镜子前面转了个圈。
“我的小公主,你真的太漂亮了!”妈咪搂着她的双肩,惊叹连连。
恩娜的嘴角大幅度地向上扬起。住院的这段期间,她一直穿着朴素的病人服,整个人看起来病恹恹的。她好久没有看到自己神采飞扬的样子了。
恩娜一踏进病房,房里的人无不定睛看着她,瞳孔霎时放大数千倍,嘴巴微张。
恩娜有点儿沾沾自喜。她只不过换了一件闪闪发亮的衣服,就惊艳四座。她知道自己长得美,只是没想到自己的美已到了倾国倾城的境界,令人无法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她下意识地拨弄头发,抬头挺胸,以婀娜多姿的步伐走向自己的病床。
恩娜没注意到的是,大家看着她时的表情都很古怪,
有的显得大吃一惊,有的一脸鄙视,有的强忍笑意直到满脸通红。


                                                                                (待续……)

(文字以印制成书后的版本为准)



Sep 26, 2013

《一路有你》试读篇 2


3

Benji和Bee骑着摩托车,经过了开满金黄色金针花的山坡。
Bee忽然捏着鼻子大叫一声:“It stinks!”
Benji专心驾摩托车,没有做声。
Bee松开手,臭味仿佛消失了。不一会儿,她又闻到极臭的味道:“What’s that smell?!”她用手捏着鼻子。
Benji没有回答。
Bee松开手不久,又闻到臭味。那股臭味是从下方扑鼻而来。
Bee拍了Benji的肩膀一下:“You farted?!”
Benji尴尬地说:“How did you know?”
Bee大嚷:“Your farts stink the most!”
话音未落,又闻到一股恶臭,就像从粪池里传出来的味道一样。
“You’re disgusting!”Bee打了Benji的背部几下,还没骂完,空气中又涌来一股臭粪味。
“Stop that!”Bee用力打了Benji一下。
“I can’t!”Benji委屈地说,说话的当儿又放了个屁。
Bee猛打Benji的背,以示抗议。
Benji面容扭曲,似乎憋得很辛苦:“Are we there yet?”
Bee松开捏着鼻子的手,指向前方:“It’s right after the bridge。”
Benji加快行驶的速度,快速地过了桥,停在一间残旧的木
板屋前面。
Benji快速地跳下摩托车,气急败坏地用力敲门:“Hello,
anyone there?”
Bee下了车,大口大口地呼吸清新的空气。
“Hello,anyone home?Open up!!Dad!!Please hurry
and open the door!!DAD!!!”Benji捂着肚子,急促地拍
门。木门被他这么用力地拍打,轻微地摇晃起来,门锁发出锒
铛声。
“Benji,stop。Don’t knock anymore,you’ll break the door
down!My father’s probably out。Just hang on for a while!”
Bee走过来对Benji说。
Benji弓着腰,表情痛苦。
“噗——”带着臭味的响屁直扑Bee的鼻孔。
Bee掩着鼻子大骂:“Stop it right now!”
“I’m trying......but I can’t help it!”Benji肚子疼得五官
扭曲,又放了一个臭屁,感觉好像粪便随时会冲出屁眼。
他看见地上有一截截断了的铁丝,他俯身拾起一根铁丝,
企图弄开门锁。
“You can’t!”Bee阻止他,“If my father finds out,he’ll
be so pissed off。”
“It’ll be done real quick......Just give me five seconds。
Please!I really need to go!”Benji一意孤行。
Benji把铁丝插进匙孔里,钻了又钻,忽然“咔啦”一声,
半截铁丝断在匙孔里面。
“Shit,oh shit!The wire snapped off in the lock!”Benji
懊恼地说。
他瞟见角落处放杂物的箱子里有个螺丝起子,他拿起螺丝
起子,想用它来撬门锁。
“No,Benji!”Bee在旁阻止。
“I’m sorry Bee。I’m left with no choice。”Benji满头大
汗地撬门。
“别动!”他们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叱喝。
Benji和Bee立马转过身一看。
“举起双手,放在头上!”说话的是一个年约九岁的青衣
男孩,他的左右还有两个年纪相仿的男孩,一个黄衣一个白衣,
三人手上分别举着木棍、扫帚和锄头。
黄衣男孩说:“他是鬼佬,要跟他说‘鬼话’。”
“那我就说‘鬼话’啦!”青衣男孩清清喉咙,装模作样
地说,“Hey man, no move!Hand put head!”
Benji和Bee对望一眼,正想要解释,就听见青衣男孩说:
“你们快去‘搬马’抓小偷!”
白衣男孩不解地问:“斑马?斑马会抓小偷吗?要去哪里找斑马?”
黄衣男孩骂道:“蠢!搬马,就是去找人来啦!”
“哦......”白衣男孩马上行动,其余两人监视着眼前那两个可疑人物。
白衣男孩一边狂跑,一边逐家逐户拍门喊道:“有小偷,快来抓小偷咯!”
不消一会儿,只见各户人家手拿鸡毛帚、菜刀、锅盖、尿壶等“武器”,把Benji和Bee团团包围着,当中有男女老少,个个凶神恶煞地盯着他们两人看。
Benji扔掉手上的螺丝起子,慌忙地解释:“No,no!There’s
been some sort of mistake,I’m not a thief!”
众人不听Benji的解释,纷纷冲上前去,要把他拿住......